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历史 >

海南日报数字报刊

2020-03-30 19:36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海南文昌人韩振华(1921—1993),曾任厦门大学南洋研究所所长,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,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历史卷编委、国际航海史学会执行委员、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会长、中国东南亚研究会会长等职,韩振华从事中国史学研究近半个世纪,研究领域涉及中国与东南亚关系史、中国古代海外贸易史、古代东南亚史、东南亚华侨史及南海诸岛史地研究等诸多方面,成为饮誉海内外的著名学者。他在南海史地研究的专业成果,为我国制定关于南海主权的外交政策提供了重要参考依据。

  不久前,由厦门大学陈毅明教授陪同,我们来到厦门市故宫路一幢幽静的小楼房,按了一下门铃,应声而出的是我国著名学者韩振华先生的遗孀韩丘涟痕女士。她中等身材,半白的头发,穿一身家常布服,表情亲切而愉快。

  我们在二楼小客厅里坐下来。客厅里没有豪华的摆设,墙壁上挂着一幅1984年春天总视察厦门大学时与韩振华先生握手的彩色照片,分外引人瞩目,照片中韩先生笑得很欢畅。女主人忙不迭地沏了香茶,以厦门人特有的礼仪款待我们。虽是初会,一见如故。韩夫人以带有闽南腔的普通话,告诉我们韩振华真实的一生。扯不尽的回忆,幻化为一幕幕令人回味不尽的生活图景。

  作为妻子的韩丘涟痕女士对丈夫总是了解得最多的人。韩振华是怎么走上史学道路的呢?她微笑着从韩振华的家世娓娓道来。

  韩振华的曾祖父韩健常于19世纪移居福建,他乃清朝一名将军,阵亡后被清政府封为“威武将军”,其一妻一妾皆封为“一品夫人”;他的祖父韩少常和父亲韩福海曾先后担任过福建思明县县长。韩振华1921年就出生于(今厦门)这样一个书香门第,他从小就在富有文化教养的氛围中受到熏陶。六岁时父亲请来家庭教师让他学诵古文,为他一生钻研中国古代历史和培养记忆力打下了基础。

  1942年韩振华考入福建协和大学历史系。在系主任、著名历史学家傅家麟教授的培养和鼓励下,他对历史学产生了强烈的求知欲。1944年,英国著名科学家李约瑟博士来中国,且到协和大学演讲。这位鼎鼎大名的学者通晓我国古代各门科技发展史,博引广征,论述我国古代科技的辉煌成就和对世界文明的贡献。演讲既激发了韩振华的爱国热忱,又增进了他对祖国源远流长的文明历史的喜爱和认识。他深深地意识到中华民族的发展,中国文明的兴盛,与历史学的发展是分不开的。从此也坚定了他以研究我国历史作为一生奋斗目标的信念。

  1946年,韩振华考取广州中山大学研究院,直接得益于著名历史学家岑仲勉教授的教诲,他勤奋好学,博览群书,为日后的学术研究打下了雄厚基础。

  据韩夫人回忆,韩振华从1950年起在厦门大学先后开设世界史、中国史、中外关系史等课程。1980年开始招收研究生,他独自承担了中国与东南亚关系史、中外关系史、中国史籍介绍和专业英语等四门课程。

  韩夫人说:“凡是师从韩振华的学子,都觉得他是一位忠厚的长者,诲人不倦的导师。他常常把他的博士生请到家里来授课或切磋学问,往往一谈就是两三个小时。韩先生曾对我说,教授的职责不仅要传授知识,更重要的是训练独立研究和独立思考的能力,从而造就真正的人才,培养成优良的学风和文风。”

  经他的培养熏陶,先后毕业的12名中外关系史硕士和6名博士,大多数已成为国内该学科的中坚和知名学者。

  韩先生是一个事业心极强的人。案头老堆着看不完的中外文史资料,来请示工作和求教的青年学子川流不息,校内外还有不少大小会,他只好抓紧每一空隙时间,夜以继日地研究、写作。

  韩夫人介绍,在这数十年间,韩先生写的论文、专著约有二百多万字,亲自书写的手稿已积累达数十本,如今尚完整的存放在他的书房里,连同他大量的藏书未知如何处置才好。由于韩先生精通多种外文,治学严谨,富有创见,他的许多研究成果具有很高的权威性,屡屡被中外同行学者所引用。

  韩夫人告诉我们,早在大学时代,受到著名历史学家傅家麟的鼓励,韩振华就对古代南海史地产生兴趣,在《福建文化》上发表了他的第一篇学术论文《唐代南海贸易志》,自此他的学术生涯便与南海结下了不解之缘。解放前后,他又连续发表了《五代时期的南海贸易》、《公元前二世纪至公元前一世纪间中国与印度、东南亚的海上交通》等论文,显示了他考证南海史地的功力。

  如果说解放前后这一时期是韩振华在这一领域从事学术研究的一个,那么1970年代以来,便是他研究南海诸岛史地的又一期。其时他受我国外交部委托从事南海诸岛的研究,侧重于南海诸岛的历史主权。“他意识到这是一项光荣的任务,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。”韩夫人说。

  作为史学家,韩振华一向十分重视史料的收集、整理和使用。他说,研究历史没有史料是不行的。史料是弹药,没有弹药专放空炮是打不中敌人的。为此,他与两位研究人员跑遍了国内主要图书馆,查阅积累了大量的中外文资料,不分昼夜地工作。

  1977年,韩振华为了到西沙群岛和海南岛实地考察调查取得第一手资料,竟不顾年事已高,不畏长途跋涉,克服出海晕船呕吐等种种困难,在气温高达40余度的西沙群岛上进行考察。他和夫人谈及考察的感受时,颇有感慨:“苦是苦,而且很费时间体力,所得结果也未必都理想,但经过调查,增加了感性认识,这是从古籍上、书本上得不到的。”

  南海诸岛主权问题,涉及到国际间争端,相邻几国侵犯我在南海的神圣主权,肆意进行军事占领和经济掠夺。这种情势迫使国内不少学者关注南海问题。如果把南海史地研究领域比作波涛汹涌的海洋,那么积40多年渊博与研究成果的韩振华,当然成为影响最大的领航人。他利用史籍记载,并结合在西沙群岛和海南岛实地调查,发表了大量卓有见地的论文,有力论证了我国对南海诸岛享有无可争辩的主权。韩振华的考证被外交部发布的《中国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主权无可争辩》文件所采纳,外交部对他的研究成果给予很高的评价,认为“为我国对外斗争作出了有益的贡献。”

  后来,韩振华把这些论文汇编成《南海诸岛史地考证论集》和《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》。与此同时他还主编了《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》一书,我国外事部门认为“这本史料汇编汇集了广泛的材料,以充分的事实,表明我国对南海诸岛所拥有的主权,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。”

  时序进入1990年代,韩振华已是病魔缠身,仍念念不忘维持我国南海主争,笔耕不已,先后发表了《南海九岛(九峙)和九洲洋》、《南沙群岛史地研究札记》等九篇论文,为我国制定关于南海主权的外交政策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和依据。在他逝世后,外交部门的唁电称:“韩振华先生生前在历史地理的研究对捍卫我国领土作出了贡献。”

  当询及韩先生业余的兴趣爱好时,韩夫人笑着说,几十年来,韩先生的光阴几乎都是在古书堆中,在写字台前度过的。对每一问题的思索,可以彻夜不眠;一个历史证据的发现,足以兴奋几天。

  韩夫人形容韩振华嗜书如命。她说自1980年代以来,韩先生先后应邀到过欧美许多国家访问和讲学,但从来没有在国外购买过什么特产或生活日用品之类的东西,每次搬运回来的都是一大箱一大箱百斤以上的外文图书资料。而且往往因为超重太多,空运经费缺乏,只好临时改为水运。有一次韩先生出访归来,指着一个箱子对夫人说:“我这次出访的重大收获之一就是这些宝贝。我将所得外币,于工作之余全守在复印机旁,一张五角钱,印了这些文献,有如价值连城的‘和氏璧’呵。”

  经过四十多年的奋斗与多学科领域的建树和积累,韩振华意识到目前正是发挥知识奉献成果的黄金阶段。无奈晚年病魔缠身,他无限感慨地对夫人说:“我已把全部精力献给我国的历史科学,并尽了一切力量。即使这样,哪怕再有几倍的岁月和精力,也探索不尽,完成不了现在已发现的历史问题和希望深化研究的课题。”

  韩夫人深情地回忆:“他身体动过手术刚恢复,就急着看书、找资料,思考问题。当时我含泪劝他要注意休息呀,他总是说,我剩下的时间可能不多了,能多做一些事情总比少做一些事情好呵。”

  1993年5月下旬,韩先生病情加重,急送到鼓浪屿医院,临行前他还对夫人说:“我的身体有病,但脑子的活动从未停止过。在南海诸岛的研究中,我发现有两个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,已经构思好了,观点和材料也有了,待我从医院回来后就可以写出来。”

  入院的第四天(5月28日)的上午,韩先生在同别人谈话后,像平时一样仰卧在床上,稍适休憩。过了一会儿,家里人才发现:这位勤奋一生的学者,心脏已经停止跳动,在宁静安恬中溘然长逝了。他不该走得这么快,还有一些重要著作没有完成,他培养的最后一批博士还没有毕业,他的离去确实是中国学术界的一大损失……

  今年是海南文昌人、我国著名学者韩振华先生逝世15周年。今天,来自海内外的数十名专家学者齐聚海口,举办“缅怀韩振华先生暨南海学术研讨会”,共同纪念这位以南海史地研究考证,为捍卫我国领土作出贡献的卓越学人。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